首页 > 海霞青年
传承“海霞”精神,做青春领袖

发布日期:2018-07-25 信息来源:团区委访问次数:字号:[ ]


 

 

“你是母亲,你是女儿,更是‘海霞’的传人。17年坚守海防,保卫海疆。你的青春,为新一代‘海霞’焕发新时代的绚丽光芒而美丽绽放。”

在日前举行的“最美浙江人——2017青春领袖”颁奖典礼上,当主持人宣读到这段颁奖词时,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连长陈盈盈接过奖杯,行军礼致谢。

陈盈盈,1984年10月出生在洞头。从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民兵、排长、副连长,到2012年接任第七任连长。17年来,她把青春挥洒在连队,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先后荣获“全国民兵工作先进个人”、“全国三八红旗手”、“浙江省青年岗位能手”等荣誉称号。

在这些荣誉背后,是她囤了满柜的新衣服却没机会穿的遗憾,是为了挽救晒伤的脸连续敷7张面膜的无奈,是没时间照顾生病儿子而哭泣的自责……接过前几任连长的冲锋枪,陈盈盈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续写了新时期的“海霞”传奇。

在中国,“海霞”是个传奇。传承“海霞”精神的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有一个特战排为专职民兵,全年驻守连队;其余民兵一年不少于3个月训练。

陈盈盈来自一个军人家庭,她的爸爸、外公都曾从军,奶奶也曾是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中的一名文艺宣传员。从懂事起,她就听奶奶讲海霞的故事,看《海霞》电影。“我的中学以前有个‘海霞军人班’,她们每天都穿着军装上学,英姿飒爽。我那时候就很羡慕。”

在她2001年中专毕业时,恰逢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招募新兵。17岁的她抱着“能穿军装能打枪”的玩心和羡慕之情走进了民兵连。次年她被推选入伍省军区通讯连。

2004年退伍时,组织上为她安排了杭州的一份工作。但她还没报到,就被民兵连连长的电话叫了回去。“连队缺骨干,希望我回去帮忙,第一个电话是和我商量,那时我还很犹豫。没多久,第二个电话来了。连长说:‘你真的不打算回来?’我回答:‘马上回去’。” 

就连家人都不知道,陈盈盈现在的左上排牙齿缺了两颗,而这两颗牙还是她自己打落的,和着血吞进了肚子。

    那是在2011年南京军区“郭兴福教学法”比武,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受命参加,和军区所有现役连队竞争展示机会。刚做完甲状腺手术才一周的陈盈盈带领着23名女民兵(唯一的女兵队)和男兵们一起训练、竞争。历时8个月,她们从温州、杭州、宁波一路来到安徽;从3000个课目中脱颖而出,作为6个精品课目之一在安徽向总部领导展示“班用轻武器应用射击”。 

“没想到,在展示的时候发生了小意外。我接枪的时候,枪托不小心砸到了自己的腮帮,疼得一下闷了。当时舌头舔到了几颗硬物,嘴里也有血腥味儿,但那时根本来不及想那是什么。因为我马上得说话得指挥,台上台下都看着我,我就赶紧把硬物顺着口水吞了下去。下台后,我用舌头一舔才发现少了两颗牙。一直等回到温州,才去牙医那儿把创口处理好。”现在的她已习惯用右边咀嚼食物。

    幼师专业毕业的陈盈盈说,其实她从小的梦想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相夫教子。然而那次安徽之行,彻底改变了她。“那8个月我彻底变了,我真正把连队当成了自己的事业。”她说,那时候的她如履薄冰,但不服输的性子逼着她不顾一切。 

宁波的训练场很开阔,说话得靠吼。“但手术后嗓子不大好,每天训练间隙,我都得找军医挂点滴消炎才能发声。有几天遇上军医不在,时间又紧,我就自己上手,左手给右手扎针,没想到还都扎对了。” 

“到了安徽,我们要和男兵抢那个唯一的射击训练场。他们6点起床我们就5点起,他们5点起我们就4点。晚上9点才练好去睡觉。队员睡了,我就跑去走廊借着灯光抓紧背教案,背到凌晨2点多回去睡两小时,起床训练。离开时,我的体重已经从100斤降到了不到80斤。”

因为工作忙,陈盈盈一直无暇交男朋友。直到2012年的一场相亲,她问对方的第一个问题是“我连队工作很忙,你能理解支持吗?”“这是我交往的最重要的前提。”陈盈盈说,没想到对方表示理解,而且交往后,男生也很支持她工作。2013年他们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后,丈夫的事业和婚房都在鹿城区,她不得不面对“聚少离多”的现实。“连队有3个月集训是要住在队里,平时每个月里半个月我要在连队值夜班,还时常要去外地出差或训练。”每年她只有两三个月能回家,下班开车飞奔回去,次日一大早再回洞头连队上班。

2013年,她在一次训练时突然出血,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她意外流产。“那时我刚上任连长,又接了一批新兵,事情很多。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我很自责,觉得对不起丈夫。也感觉自己无法再回到训练场了。”陈盈盈说,那段时间连队里的姑娘一波一波地给她打电话安慰她,这才帮助她回到了连队。 

2014年她迎来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小马”,孕期的前9个月,她坚持上班。而在剖腹产后40天她就接到任务,提早回连队组织训练。

“有了孩子,我没办法做到两头兼顾。一次我爸从北京来电话问候孩子,我说着说着就哭了。我爸急得第二天就帮我妈买了车票,从北京过来帮我带孩子。”她说,自己最痛心的就是,孩子7个月大时生病发高烧,自己却在温州训练基地准备连队成立55周年展示,回不去。 

对一向坚强的陈盈盈来说,稚嫩的儿子是她心底的软肋,割舍不下的牵挂。

陈盈盈的努力,她的母亲陈阿姨都看在眼里。“盈盈喜欢这份事业,我就支持,帮她把孩子带好。但有时我也心疼她太累,她不是不回家就是回家很晚。我很难见到她人,和她话讲得最多的时候就是在电话里。”

3岁儿子“小马”时常会指着陈盈盈身上的迷彩服说“漂亮”。一年365天里除了少数周末和春节,陈盈盈都是一身军装。在她家有满满两大衣柜的便装。“和普通女孩子一样,我也喜欢买衣服,但是没什么机会穿。”

而在她的卧室竟然还有一冰箱的面膜,梳妆台上摆着满满的护肤品。“连队留给我脸上最大的印记就是晒斑,很顽固去不掉。我最大的业余消遣就是假期在家里敷面膜,我一敷就六七张面膜4个多小时。所以我是训练晒黑,黑了再白,白了再黑。” 

“虽然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穿漂亮衣服,化美美的妆。但是我仍然热爱我的连队。”根据规定,民兵连连长的任期是5年。陈盈盈是第7任连长,任期将满,但是她的工作本上却写着3年工作目标。“现在算起的第3年是2020年,连队60周年,我希望我能待到那时,或者更长,只要制度允许。我真的是离不开,放不下这里。”

民兵连指导员杨燕辉和记者说起了一件事。2016年7月的陈盈盈备受煎熬,先后经历公公去世、二胎流产、左腿手术。她原本请了20天病假,但却在病假的第5天提前回到了连队。“那年我刚调来连队,对训练还不熟悉。没想到队里来了紧急任务,领导只能叫她回来。”

陈盈盈说:“连队都知道我的情况,但还是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一定是非我不可了。”但是那时她的腿还没办法下地。她叫医生开了止痛药,想下地必须在上班前使用止痛药,一用就用了5天。

因为“女民兵训练太苦”,近年来连队一年一度的招新变得越发艰难。“招新很艰难,像去年招了两期,第一批来了7人,训练不到一周就走了6个;第二批来了5人走了2人。但这已经算好的,之前最难的时候没有姑娘愿意来当民兵,我就提前让身边的亲戚朋友把身边符合条件的女孩子留意好,我带着连队里的骨干一家家上门做思想工作。先从姑娘母亲着手,讲历史聊情感,再让女孩妈妈把孩子从外地叫回来。”

而姑娘们也对陈盈盈回报以最深切的爱。她回忆在安徽训练时,条件很恶劣。“起初,住地没有厕所浴室,后来部队特意匀出2间带卫生间的军属住宅给我们用。她们专门空出一个小房间给我单独用。我脸晒烂了她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冰冻牛奶给我冰敷,每次洗澡都催着让我先洗;我挨领导骂了她们就自觉坐成两排等着挨我的训,从来不喊苦不喊累。”如今“海霞”已走过半个世纪,在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它一代一代得以传承。去年建军节连队要接受检阅,需要退伍的老兵回来支援。盈盈刚打了几个电话,老兵们没有一个人推脱。“四川、宁波、台州,仅两天时间大家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 

陈盈盈说,到了新时代,连队建设也应与时俱进。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年轻血液投身军营。她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海霞”这个光荣团队来,让“海霞精神”能够更好地传承和发展。

对于新时代下的民兵队伍建设,陈盈盈有自己的思考。她认为,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作为我国国防后备力量战线基层建设的一面旗帜,一方面要忠实践行习近平强军思想,不断传承红色基因,练兵备战,保疆卫海。另一方面,她觉得连队要不断创新,积极转型,主动参与地方经济建设,让女民兵们得到更多锻炼,掌握更多技能,退伍后能更好地走向社会。

近两年来,在她的带领下,女民兵们开始走上洞头街头主动承担起节假日交通疏导、治安巡逻;走进学校、养老院、孤儿院开展爱国教育,爱心帮扶;走进灾区火场,担当抗台抢险、应急救援、森林灭火等重任;主动考取导游证、船员证、A3驾驶证等技能证书,投身洞头的旅游服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